天衣无缝

发布:2020-06-29 10:24    来源:新民晚报

2019年10月,上海市总工会把“2019年度上海工匠”的荣誉授予了郭秀玲;2020年1月,上海市政府质量奖审定委员会将“2019年度上海市质量金奖(个人)”颁给了郭秀玲。

这是一个上海人熟悉的奖项。

这是一个上海人陌生的名字。

这样的荣耀,就像每天在App上签到,然后突然被金蛋砸中,幸福来得如此简单。

然而你会相信吗?

郭秀玲是干什么的?用老百姓的语言来说——织羊毛衫的。

上海人会织羊毛衫的人仿如恒河沙数,偌大的上海、苛刻的评委,干吗要把这样沉甸甸的荣誉砸到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头上?

不必殚精竭虑、费尽心思地猜测啦,我能够告诉你的只有两个字——实力。

实力,有硬实力,也有软实力。郭秀玲凭的是硬的还是软的?我想,软硬兼备吧。从品牌价值、商誉高度、质量口碑、市场效益等来说,由郭秀玲拿出的数据都是过得硬的;要说软,郭秀玲呈现出最硬核的东西,恰恰足够的“软”——羊绒产品无与伦比的柔软度和世界领先的针织编程技术。

这么说吧,你对郭秀玲不熟悉,好比到故宫参观被它的宏伟整饬惊到却不知道谁是总设计师一样。也许,有些简单的数据可以帮助人们填充想象力的不足——过去的五次巴黎时装周的主会场,整个展馆中,SandRiver品牌的羊绒衫是唯一来自中国大陆的,而且是纯粹的Made in China;该品牌已经进入到包括哈佛商学院在内的全球最顶级商学院的案例当中;全球久负盛誉的管理学家、被称为“隐形冠军”之父的赫尔曼·西蒙教授对郭秀玲的评价是“你筑起了一个篱笆,是别人无法超越的一个壁垒”;就国际上的编织技术而言,郭秀玲的研发水准始终处在第一序列;在全球业界,郭秀玲这个名字的知晓度堪比篮坛的姚明……

说来很难让人相信,光环笼罩下的郭秀玲,原先只是内蒙古一个农牧民家的女儿!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郭秀玲大学专科毕业,专业:政治经济学。她被分配到当地一家羊毛衫厂。按照我们的设想,在大学生稀缺的鄂尔多斯,她至少应该当个会计或出纳吧。然而没有,她只是做了一个极为普通的挡车工。

对于无所用心地人来说,每天做好本职工作,就是最大的岁月静好。偏偏郭秀玲特别爱琢磨,因为工作中常常会碰到类似“跳针”现象,要解决这个质量问题,就得把从国外进口的针织机械摸熟,捷径便是读懂全英文书写的说明书。麻烦的是,郭秀玲从来没有学过英文,哪怕在读大学期间。于是,她便靠着几本教材和几盘《走遍美国》的磁带,贸然闯入了英语世界;之后借助词典,愣是把说明书给读懂了。她发现,比如一共500根针中有一根跳了针,造成了一个小小的瑕疵,原因既可能是这枚针坏了,要通过电脑系统设法找到它;也可能是这枚针碰到了设计图案中的特殊部位过不了,那就必须调整一下控制系统的指令。可郭秀玲对于电脑编程一窍不通。怎么办?还是自学呗……一通操作,故障排除,瑕疵消失。

厂里发现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就调她到技术部门做技术员。从此,郭秀玲如鱼得水。

那时,德国专家经常要到厂里进行设备维修和培训,众多技术人员中,只有郭秀玲提出的问题和解决的思路,常常让他们惊讶不已:这个毫无技术背景的小姑娘的水平已经绝对不输给自己!正好总部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的德国公司要研发一种全新技术,为此全球范围招募专家,组成攻关团队,郭秀玲被看中。她将与来自德国、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国的业内顶级高手共事。

很快,郭秀玲出类拔萃的表现让同事们由衷敬佩。一天,团队的头儿告诉郭秀玲:“其实,你才是我们的Master(导师)!”

凭着一副好身手以及持有众多专利,郭秀玲要在德国留下来毫无问题,但她选择了回国,其中一个重要的理由是: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羊绒出于中国(鄂尔多斯),这才是我们的菜。而我的事业也应该在中国!

本世纪初,郭秀玲在上海落户并创办了上海沙涓时装科技有限公司。原因也很简单:上海的国际视野和创业环境是第一流的。

一开始,和许多企业一样,她为爱马仕、阿玛尼、马克斯玛拉等世界一线品牌代工,收入稳定,无忧无虑。然而,渐渐地,郭秀玲越来越焦躁不安:“过去我特别骄傲,我是爱马仕或阿玛尼的供应商。我们在过去十年当中沉浸于此,无法自拔。但是这样的状态必须随着国内外历史进程的改变而改变。我们中国缺乏自己的品牌,如果没有品牌,就不能让自己的名字在世界上立足,就不能让更多人记住基于这个品牌基础上的文化思想以及我们的精工细作、匠人精神,那我们到最后还是什么都不是!”

“原料是中国的,技术是中国的,外国公司只是缝了块标牌,就可以把价格放大10倍到20倍!”说起这些,郭秀玲就痛心疾首,深受刺激。

2008年对郭秀玲来说是个里程碑,她决定不再为外国品牌代工,高举起了自己的品牌——SandRiver。

我们要知道,一条羊绒围巾,需要采集20只小山羊身上的羊绒才能做出来。而一生当中,这些小山羊只能贡献一次baby cashmere(羊毛中的最高级别)。这是极其珍贵的资源。

因此,郭秀玲执著地认为,“我们有全世界最优质的羊绒原材料,包括内蒙古的很多村庄,这个地区的羊绒和材料我们都掌控得非常好。我们不只是掌控原材料,而是掌控羊种不被改变,确保我们永远拥有全世界最高等级的羊绒。这是一个资源型的产品,我希望更多地把这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东西展现出来,达到品质最优是自然而然的。”

郭秀玲当然有这个底气。对原料、技术和市场的把握,还有怀揣200多项技术专利,是其最大的资本。

人们常常用“天衣无缝”来形容一种非凡力可及的天赋能力,事实上,只要是衣裳,开片和缝纫总是绕不过的。因此,所谓“无缝”只是说说罢了。不过,郭秀玲在2000年左右就已掌握了针织自动化无缝技术(Knit&Wear)——以1根纱线进行编织,一气呵成,成品后买家可以直接就穿走。这种技术,节约了一半的后续工作,解决了毛衫编织过程中的机器驱动程序的编制。今天,这个技术已广泛应用于很多时尚产业中。算起来,这就是如今大家熟悉的3D织造技术,尽管那个时候还没有3D打印的概念。

怎样才能使自己的产品在与世界一线品牌的竞争中不被挤跨?郭秀玲想到,光凭原料和技术不够,还得有相当的文化内涵才行。她清醒地意识到,让产品除了是一件非常温暖的羊绒围巾之外,更要具备中国文化元素的重要性。郭秀玲开始关注敦煌壁画,关注中国的帛画非遗传承人穆益林教授,关注上海的金山农民画……“当把它们演绎延伸到高端的羊绒制品当中的时候,我发现它们魅力无限,给我们带来的无比多的启发。它们不仅给了我们更多更好的创意,也给了我们无限遐想的空间,当然还给我们品牌带来了很大很大的溢价。而这正是我们进入到国际化视线当中这么顺畅的原因。”

其中有个关键点:比如你有一幅非常漂亮的画,希望把它做成一个礼品,这个想法在过去很难实现,但是今天非常容易实现,因为郭秀玲团队已经完成了柔性制造和生产链的再造。过去的羊绒衫制造,是靠大的长的流水线,现在郭秀玲团队的技术积累,足以能够把每一个流程都变成小的循环来实现这个定制的可能。

创意、践行和实现,在郭秀玲那里,有着良好的互动和循环。

显然,郭秀玲没有忘记“质量是产品的生命,是企业的生命”这句话,她运用自己的核心技术,完善了自己品牌的智能化生产系统和过程及网络化分布式生产设施的布局,比如说运用RFID(射频识别技术)来管理产品的生命周期,从上游对原材料的把控和追踪,中段对产品生命周期的管控,一直追踪到客户的需求,再折射到全球化定制。

没有这样的深谋远略,欧美精品买手店会把Sand River品牌产品陈列于顾客面前,而且价格高出中国专卖店售价的50%?没有这样的布局,“上海工匠”和“上海市质量金奖”能轻易给她吗?

关于Sand River的品牌含义,郭秀玲深情地说,Sand River,沙漠之中的河流的意思。内蒙古虽然有很多草原,但不是所有地方都是草原,还有很多戈壁和沙漠,但只要有水,只要有河,沙漠就会变成绿洲。所以它是一种希望的象征。我取这个品牌名字,是希望我们更多地蕴含着生命力。当然,其中还有一个令人富有想象的空间:沙,象征着内蒙古大草原,第一故乡;河,象征着黄浦江,第二故乡。

内蒙古和上海的内在关系,就这样完美体现在了Sand River品牌之中。

正像她的名字一样,郭秀玲,这位内蒙古的女儿,秀外慧中,小巧玲珑。她已把“中国智造”的理念,融入了自己的血液里,融入了自己的事业中,融入了企业所在地金山,也融入了愉快生活着的上海。(剑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