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校园

发布:2019-05-06 08:36    来源:新民晚报

天气真的暖了,花朵五颜六色处处开放。到校园走走,看看过去的时光。

  理书,意外翻出来初二写的小说。那时候在云南,中午教室无人,独自看书,忽然想:为什么只看别人写的,自己也可以写啊!于是开始想故事,匆匆动笔,上课的时候也偷偷写,一个下午写出来,投给省报,没想到在省刊上发出来了。小说不长,短短几千字,却决定了一生的道路。不过这“决定”并不确切,高考来到复旦,中文系的主旨是培养研究与教育人才,于是一路本科、研究生读上去,创作反倒隔膜了。十来年前写了本长篇小说,读研时的导师非常高兴,鼓励趁热打铁继续写,可惜没有认真听进去。今天看到初二发表的作品,怅然若失。

  到校园走走,看看过去的时光。

  天气真的暖了,花朵五颜六色处处开放。第一教学楼西面是高高的水杉,那是本科二年级时和同学们亲手栽下的。树苗长成了高树,春天的风拂过枝头,岁月画满天空。校史馆旁的老校门前有情侣拍照,俊男靓女,与民国十年的旧光影似远似近。化学楼草坪上,阳光在大樟树的枝叶间闪烁,它是最暖心的朋友,去课堂的路总是要经过它身边,这么多年,并没见它长多高,只是更茁壮了。科学楼前的日晷准确地指向下午四点多,每次经过,都要上前看一看,它需要仔细体会,似乎每天在重复,实际上分分秒秒一去不返。

  生活永远不会白过,年年月月,都可以化为写作的源泉。静静坐在光华楼的大台阶上,看对面的6号楼,记忆深深。读研时,参与创办《复旦风》杂志,担任副主编,编辑部就在这楼里。

  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就是昨天,一切都可以继续,初二开始的写作,并没结束……(梁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