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吃月饼,吃的是情怀与风骨

发布:2020-09-28 11:39    来源:新民晚报

在我心中,中秋应是传统节日中最风雅的一个了,许是因了这个季节的缘故,枫叶、荻花、银杏、白露、秋月……平日里再凡俗平常不过的景致,一经了秋,就别具风情韵味,一草一木,一花一叶,随手拈来,皆能入画。也或许是因了这个时令所特有的风物,高洁的菊花、甜蜜的桂花、嫣红的石榴、脆嫩的水红菱、香甜的栗子……连张牙舞爪的大闸蟹,在丰子恺、汪曾祺、梁实秋等文人的笔下,也透出些许风雅情致来。

但中秋节必吃的月饼,却不知怎么,似乎总透着那么点俗气。离中秋尚有一个多月,线上线下,卖的就都是月饼了;发的福利、送的人情,也都是月饼,怎么都让人疲劳。再则是月饼的口味,归根结底,就是甜腻、油腻两个腻字。如今虽品类繁多,千变万化,传统的苏月、广月也好,抹茶、冰皮这些小清新也罢,即便是那些脑洞大开的新晋网红月饼,到底脱不了高糖高油的本质。所以月饼总有那么点鸡肋的尴尬,不吃的中秋节是过了个假节,可吃了,却总忍不住要吐下槽。

但也有例外的。近几年就有几种流派的月饼大受追捧。

其一是学院派月饼。

记得我上大学时,中秋也是有月饼派发的,只是就是市面上买的那种,聊慰同学们的思乡之情罢了。而如今大学的品牌意识越来越强,每年的中秋节,正是各大学秀品牌、展创意的大好机会,食堂后勤部使出浑身解数,研发出极富本校特色的专属月饼,在网上掀起一大波高校月饼大比拼的风潮。口感姑且不提,先看月饼造型,学校的校名、校徽、校训、特色建筑、创立时间,都能呈现在一块小小的月饼上。这还是一块普通月饼吗?这简直就是一本浓缩的辉煌校史!这样的学院派月饼,自己吃,吃的是文化底蕴、校园情怀;拿来送人,也是再好不过的中秋节礼,一扫甜俗之气,简直就是月饼界的一泓清流。

我姐夫所在的浙大,每年中秋都会给教职工和学生发上几盒他们食堂自制的月饼。说实话,论包装,一个素朴的纸盒罢了;论口味,也很朴实不花哨,不过是再家常不过的紫薯、豆沙、莲蓉、抹茶一类。可因了每只饼皮上印着的“求是”两个繁体字,顿时散发出一种知性高雅端庄大气的书香气息。每年中秋聚会,什么月饼都可以不吃,姐夫带过来的“求是”月饼,连我最不爱吃甜食的妈妈,都要吃上一块,还得意地说:“人家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我是直接把书香之气吃下去!”

同事阿May姐的女儿是复旦学霸,她叮嘱女儿一定要买几盒复旦月饼中秋时带回来,无比高调嘚瑟地拎到办公室分发,一抢而空!甚至连一贯高冷的老大也过来讨了一只,说要带回去给正念高三的儿子吃,沾点学霸气息,明年高考也能上名校!

而另一种受食客追捧的,却是刚好跟学院派月饼相反的草根月饼。街头巷尾,桂花香里,突然夹了一股浓郁的烤饼香气,似乎颇不协调,却忍不住就停下脚步,看了眼长长的蜿蜒的队伍,毫不犹豫地掉头就排到队尾去了。那是店家在现烤现卖榨菜鲜肉月饼。不用说了,听名字,就知道是古早月饼,土得掉渣。事实也很掉渣,这榨菜鲜肉月饼的饼皮,是老底子苏式月饼的酥皮做法,酥皮层层分明,焦脆酥香,吃的时候,要小心地用手托住,不然一口下去,酥皮脆得直掉渣。再咬下去,内馅也绝不令人失望,点睛之处,不是肉,而是榨菜!榨菜的咸味激发出肉的鲜味,又中和了肉的油腻,酥而不腻,咸鲜可口。

这看起来再市井家常不过的月饼,年年中秋时节,却需排上大半个小时的队才能尝到。草根,也是一种值得细品的况味。

两种看似完全相悖的月饼,却俱受欢迎,看来任何事或物,都需要有一份情怀加持,方能独立潮头,笑傲江湖。对于如此风雅的中秋,即便是一枚小小的月饼,也是要讲究情怀,更是要讲究风骨的。(王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