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自然醒,却是自然而然的

发布:2020-10-09 11:24    来源:新民晚报

能一觉睡到自然醒,是人生一大幸事。不过,对很多人来说,这显然也是一件奢侈的事。

  能一觉睡到自然醒,实则是人生一大幸事。不过,对很多人来说,这显然也是一件奢侈的事。大多数的早晨,我们都不是自然醒的。

  比如说,被梦惊醒。大多是恶梦,小时候是狼在身后追,长大了是遇见了仇人,诸如此类,一惊一乍,就把自己给惊醒了,吓得不敢再入睡了,所幸只是一场梦。倘若这时候已东方大亮,干脆披衣起床,做个早起的鸟。也有被美梦惊醒的,幸福来得太意外、太惊喜,就把自己给惊醒了,模模糊糊捏捏自己的脸,发现原来是场梦,一个美梦,这时候甭提有多懊恼、多沮丧,很多人会尝试着继续睡,以期赶紧续上美梦,但多半是空欢喜。

  还有一种常见的非自然醒,叫心中有事醒。头晚入睡前,心中放了事,这觉往往就难以睡安稳。事在心里,思前想后,把各种可能性都想遍了,也把自己的瞌睡虫全想没了。及至好不容易迷糊着了,也是似梦似醒。天亮了,忽然醒来,想起了事,以为错过了时间或者机会,翻身而起,手忙脚乱,这都是事闹的。

  过去,生活艰苦,物资匮乏,睡到自然醒尤其难。一种是饿醒。吃不饱肚子,睡到半夜,饿得咕咕叫。也没东西吃,喝口水,或者咽口唾沫,算是填充了空瘪瘪的肚皮,继续睡。直到再次被饿醒。冬天,天寒地冻,被子薄了,蜷缩成一团,还是聚不拢一点热气,被冻醒;夏天,太热,没有空调,大汗淋漓,被热醒;牙疼,胃疼,头疼,身体各种疼,各种难受。比疼醒更难受的,是痒醒,痒得钻心,翻身打滚,或挠,或搔,或抓,痒依然不解。

  还有一种非自然醒,是被各种外来的因素吵醒。鸡鸣狗叫、邻家早起,熙熙攘攘,扰醒;家人嫌你懒,拉开窗帘,让阳光直晒你的屁股;揪你的耳朵,叫揪耳朵醒;掀你的热被窝,叫掀被窝醒……

  以上种种都不是自然醒,但这种种非自然醒,又无不自然而然,它们或出于身体所需,或来自生活本义,或源于生计所迫。人生本不易,哪能事事自然,如己所需,遂人所愿?不自然,有时恰恰是最自然的方式和状态。

  人生酸甜苦辣,悲欢离合,未必如我所求所愿,却莫不自然。(孙道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