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趣味高考题

发布:2020-05-18 12:17    来源:新民晚报

近几年来,《红楼梦》连续出现在北京、江苏等地的高考语文卷上,有些是知识题,例如十二钗判词,还有宝玉成婚、黛玉病逝等事件,有些是人物分析题。参考答案需要简明扼要、没有争议,谁叫考生个个紧绷,活像上足了发条的八音盒,虽然不免将红楼人物脸谱化,却也为深入研读提供了一些切入点。

  《红楼梦》时间跨度大,讲了贾府十几年间的兴衰,出场人物繁多。一类考点是横向比较不同人物在同一事件的反应,譬如迎春、惜春的丫鬟在检抄大观园时,都被搜出了“罪证”。两位小姐性格不同,处理方式也有差别。另一大考点则是纵向比较:同一个人,随着阅历、境遇的改变,或是在不同的情境下,看问题的心态也发生变化。

  例如2016年的江苏考题:宝玉给大观园内的轩馆题匾额时,贾政称他为“无知的孽障”,打他板子时,又称之为“不孝的孽障”,这两处的“孽障”分别表达了贾政对宝玉什么样的感情?

  孽障,或者业障,是贾府长辈用来责骂晚辈的称呼。宝玉为了黛玉摔玉,贾母心疼地唤他孽障。薛姨妈也常常骂薛蟠孽障,但儿子胡作非为,她又舍不得约束。赵姨娘骂贾环“蛆心孽障”,却依旧坏事做尽,只为了给他铺路。这两个字里,又是爱、又是恨、又是疼,像开了个作料铺,五味俱全,正应了《好了歌》里的一句“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一句“无知的孽障”,有老父亲的欣慰,也有他对儿子的管束。宝玉题匾额、对联,别出心裁,清新活泼,贾政为他骄傲,又怕他自负。贾政身为传统的严父,不愿意也不擅长表达自己的父爱,一腔深情涌到嘴边,总带上几分别扭,几分打压。

  “不孝的孽障”,满含着恼恨、无奈。宝玉和忠顺亲王府的小旦蒋玉菡交好。蒋玉菡逃跑了,亲王怀疑宝玉窝藏,派人来问话。贾政清高律己,巴望儿子能够科场扬名,延续家族荣耀。谁知宝玉却狎昵优伶,还是亲王的嬖人,闹得满城皆知,败坏了贾府的名声,损害了家族的人脉。做父亲的如何不气,如何不愧?

  祸不单行,贾环又来诬告宝玉,说他强奸王夫人的丫鬟金钏儿不遂,打了一顿,逼得金钏儿跳井而死。贾政将宝玉一顿痛打,王夫人哭着来劝,更是火上浇油,贾政干脆说:“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已经不孝;教训他一番,又有众人护持;不如趁今日一发勒死了,以绝将来之患!”这是父亲的辛酸,透着深深的无力感。很多读者责怪贾政“假正经”,不通人情,其实,宝玉莫须有的罪名戳中了贾政的痛处:和伶人交往,不过是浪荡无行;淫辱母婢,逼奸致死,才是放纵而邪恶,破坏了贾府宽柔御下的家风。

  明清蓄奴成风,清朝统治者施行仁政,对奴隶主的权利加以限制,并对其道德风尚进行要求。康熙帝晚年听说奴仆有不少自缢、投水而亡的,认为是主人“不加爱养,或逼责过甚”,命令刑部晓谕百姓,人命至重,务必善待仆婢。此外,康熙、雍正年间,也屡次出台规定,主人与仆妇通奸,如果主人是平民,则要受到鞭打,官员则交吏部或督察院议处。主人和未婚婢女的关系,表面上不受《大清律例》的管辖,但越接近晚清,实际监管越严格。

  贾政重罚儿子,想正正荣国府的风气,但他管不了侄子贾琏,更管不了哥哥贾赦。贾琏与仆人鲍二的妻子偷情,被凤姐撞破,大闹了一场。鲍二媳妇上吊自杀了,她娘家人威胁要告官,凤姐却非常淡定,拒绝出钱摆平,无非是当时法律规定,奴仆因为日常纠纷控告主人,就算罪名成立,奴仆也要受到责打,甚至于杖责一百、流放三年。鲍二媳妇家人多半是虚张声势,想借机讹点银子罢了。(戴萦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