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凡的家庭

发布:2021-10-08 11:36    来源:新民晚报

 一百年来,王家两代人的家庭关系和各自人生经历,犹如电视剧一般演绎着百年来的社会变革和时代变迁。

王鸎

  1992年,我受命筹备一家广告公司。当年的老领导王金涵现已年逾八十,在探望他时,他跟我聊起了他家的故事,原来他父亲是中国广告设计业的先驱、月份牌画家王鸎先生。

  王鸎,又名王石声。在上海地方志美术志中记载:“1902年在上海创立的英美烟公司,设有广告部和图画间,除了从国外请来英、美、德、日画家外,还聘有中国的画家二十多位,其中著名的有胡伯翔、张光宇、丁悚、梁鼎铭、倪耕野、张正宇……王鸎等。”在上世纪30年代,王鸎担任了当时规模最大的联合广告公司图画部主任。

  王鸎的资料现在已很难觅到,我托青岛良友书坊的臧先生帮忙找找,不久他发来了美术界前辈丁浩的回忆文章,以及王鸎的肖像照和一张作品彩照。作品画的是一张竖幅“奇异安迪生电灯泡”广告招贴,内容取材中国传说故事“秦台仙侣图”,看得出王鸎当年是位极有功力的画家。

王鸎创作的“奇异安迪生电灯泡”广告招贴

  画家、设计师的身份并不能满足王鸎的志向,到四十年代初,跨界转行,开启了另一段传奇人生。

  王鸎在广告经营中结识了新光内衣厂老板傅良骏,当时的规模只是亭子间工场。他出资入股新光厂后,成立了股份制企业新光标准内衣染织厂,王鸎任董事总经理,他们一起打造了红遍大江南北、被誉为“中国衬衫之父”的内衣品牌司麦脱,建成了有职工2200多人,具有相当规模的从织布、漂染到生产衬衫的一条龙联合企业,产品远销世界各地。

新光厂创办人傅良骏和经理王鸎

  王总排行第七,在他出生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不知道父亲是个画家,只知道他是开工厂的。我在王家翻阅老照片时,发现了几张李宗仁视察新光厂时与王鸎等人的合影。王总说:“我们家里早没有父亲的照片了,这些是我几年前在新光厂的档案室里找到的。上海解放后,我父亲去了中国香港,傅良骏去了中国台湾,他们那里都有分厂,可以继续生产经营。家里就只有我母亲和八个子女,我们八个兄弟姐妹都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二哥在我两岁时就加入了上海地下党。”说起二哥王向毅,又牵出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王向毅,在家排行老三,在14岁时,乔石主持了他加入地下党的宣誓仪式。王向毅有了党组织的引导,积极发动同学、团结群众开展抗日救亡斗争。此后,王向毅陆续发展了老四王金元、老五王金松加入了地下党。1945年抗战胜利后,王向毅利用大哥王福康的证件考上了大夏大学(华东师大前身)读大三,继续组织学生抗争运动。

王鸎(左)与李宗仁(右)合影

  一天晚上,王向毅正在家中睡觉。王家大女儿是兄弟姐妹中的大阿姐,听到外面急促敲门声,知道情况不妙,几个弟弟平时在外面的作为她有所耳闻,马上跑到王向毅房间。闻讯后,王向毅立即翻窗躲在了外面的屋顶上。而后大姐自己下楼去开了门。户籍警带着一队特务冲了进来,急促地问“王福康在家吗?”大姐一愣:“王福康?他不在家!”老二王福康学的是纺织专业,是王家事业的培养对象,此刻,他正在通州路上的广中染织厂实习。原来王向毅在学校留的是王福康的名字,特务要抓的是王向毅,却按王福康的名字来抓人。特务立刻用王家电话打通了广中厂,确认王福康正在宿舍睡觉,就在王家客堂留了两人,其余人去厂里抓人。就这样,王福康被抓后,关进了提篮桥监狱。

  特务走后,大姐和王向毅乔装打扮成一对恋人,趁着夜色去成都路一处亲戚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王向毅去金门饭店与地下党组织接头,得到上级指示后马上离开上海,去了苏北解放区。1949年5月,王向毅被编入南下干部纵队,投入到接管上海的工作中,上世纪80年代还担任了中共上海宝山县委书记。

  王福康被捕入狱后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当局在发现抓错人后,并未马上放人,知道王家是有钱人家,就想方设法敲竹杠,王鸎通过各种关系,花了一些金条钱财才把大儿子保了出来。王福康在监狱里接触到了进步思想,对当局腐败行为深恶痛绝,思想上也有了根本的转变。上海解放时,他未跟随父亲去香港经营和继承家族生意,而是留在上海参加了新中国纺织事业的建设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98年,时任重庆市委书记张德邻会见王金涵(左二)等人,右一为本文作者

  现在王家八个子女中,三位还健在,老六王金中是八十年代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副总经理,是流行乐磁带风行时代的重要音乐策划人和推手;最小的八妹王曰美是解放军艺术学院的钢琴教授,桃李满天下,退休后定居美国。

  一百年来,王家父母与八个子女两代人的家庭关系和各自人生经历,以及发生的惊悚忧惧、悲欢离合故事,犹如电视剧一般连续演绎着我们百年来社会的变革和时代的变迁,但他们的故事是真实的,也是不平凡的。当我把王鸎的绘画图片转发给老领导,三位耄耋老人看后都激动地说:“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的作品……”(奚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