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理发

发布:2021-01-18 15:49    来源:新民晚报

过年之前,都要理个发,乃是一种约定俗成。

曾经的年代,置办一身漂亮新衣服要费点劲,头发理得利索点还是可以办到的。俗话说,不管有钞票没钞票,过年不留旧头毛。其实就是要甩掉旧的东西,迎接新气象。

那时理发店除了每个区的几家国营理发店,就是集体的理发店。一般都是门面不大,几把椅子,两三个理发员,而且都很年长,估计是1949年前背着剃头挑子走街串户的,公私合营进了国营单位。小的理发店一般都是生个炉子烧热水,一个大铁壶兑上温水,从头上浇下来……国营的则是比较新式的理发座椅,可以起落、躺着,洗头发的热水是锅炉烧的,冷热水可以自己调节,费用也分甲级和乙级,级别越高收费就越高,一分钱一分货。

人们平时舍不得花大钞票理个精致的头发,但过年了,说什么也得舍得一次多花点钞票犒劳自己一下。还没有开门,就有人在门口排起长长的队,尤其那些比较大的店,基本都是人满为患。走进理发店前,透过玻璃门,就能看到里边满满当当的全是等待的顾客,一看这阵势,要理到发恐怕要好长时间吧。

当然也难为这些理发师傅了,基本天天连轴转,每天都是理不完。上班忙,下班也是忙,领导,亲朋好友,街坊邻里……上门找来理发的也是一拨挨着一拨。

当你坐下,理发员总会亲切问“您想留个啥发型”。当刺啦刺啦的修剪声在你的耳际响起,你闭上眼睛感受那从头皮蹭过的震动,一下两下三下,并随着理发员的要求转换着头的位置……

萝卜快了不洗泥,为了节约时间,理发也简化手续,许多先生理完了立马就走。理发师有言在先,不洗头修面,因为实在没有时间进入这一“程序”,要知道,这一洗头修面,可以多理一个发了,大家都能理解接受。“蓬头”解决了,“垢面”嘛,自己回家对着镜子解决就是。

碰到一些个怕理发的小孩子,理发师就有点头疼了。这些小孩子的屁股只要一沾到理发店的凳子,就会恐慌,更会情不自禁地哇哇大叫起来。接下来又是打拳又是踢脚,横竖不肯理发……几个大人常常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硬是把小孩子使劲地按在凳子上,要理发师抓紧推剪子。有的小孩子竟然会使出吃奶的力气,从凳子上面跳下来。理发师爷叔也只能苦笑不已无可奈何。现在想起那些场景,不禁哑然失笑。

理发师基本都要忙活到年三十晚上,待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响起来,才能放下活儿,脱去白色的工作服,换上自己的衣服,急匆匆赶着回家去吃年夜饭,面色看上去显得有些疲惫,但嘴角边总是带着微笑。嘿嘿,看着大家容光焕发,能不乐在其中吗?(杨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