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有诗道

发布:2020-12-08 13:47    来源:新民晚报

诗是文学,诗有言志,有言情,有言事者,写好都不易。

  明黄夫人(杨慎夫人黄娥)《寄外》诗:“曰归曰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写《池北偶谈》的王士禛说是“仿”(说得很客气)黄庭坚答初和甫诗句,见《豫章外集》,诗云:“君吟春风花草香,我爱春夜璧月凉。美人美人隔湘水,其雨其雨怨朝阳。兰荃盈怀报琼玖,冠缨自洁非沧浪。道人四十心如水,那得梦为胡蝶狂?”黄庭坚这样写,是加重感情渲染一种手法,黄夫人在给杨慎的诗里仿用,加深思念的情意,是未可厚非的。

  诗是文学,诗有言志,有言情,有言事者,写好都不易。有的诗和文艺作品,甚至几百年尚无定说,《红楼梦》不是至今还有人在考证么?传达即是表达的艺术,“所有的艺术家所接受的训练都在传达技巧方面”(朱光潜语),音乐、图画、诗和小说散文,都是表达的艺术。

  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层层递进,就是表达的艺术。

  词语的这种重复,在古人诗中,用得是较多的,征戍、迁谪、行旅、离别、怀念之作,这种重复和叠句比较多,诚如诗评家所说,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

  “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佚名,引自《池北偶谈》)一连六句皆用叠字,在今人看来,可能有句法重复之嫌,但这种叠加递进的手法,加深了诗人的感情色彩,读之令人一咏三叹,不忍释卷。

  又,元曲作家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一连用了十几组单词,很像现在的码字游戏,但“码”出一首千古流传的词来,写尽旅人的“断肠”,秋天的苍凉,能毋称高手?

  还是引用现代英国批评家理查兹(I.A.Richards)所说:“批评学说所必倚靠的有台柱两个:一个是价值说,一个是传达说。”所谓传达说,在诗即是感染,有如米酒跟饭的区别,啖“饭”则“饱”,饮“酒”则“醉”,这是诗的特殊功能,要求其他文学艺术形式来表达,就难以做到。正如钱锺书在《中国诗与中国画》所说,“比如‘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如果作画,就只能表现‘一声’,‘三声’如何表现?”(刘克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