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可以曲高和寡吗

发布:2020-08-24 10:36    来源:新民晚报

  我曾企图把废园做成网红是受了李子柒的诱惑。

  一个明媚的少女,在氤氲的青绿山水之间植苗浣花燃柴起炊烟,直把青春做成万般的高格调,点赞千万。

  我把废园放到网上却是一片沉寂,一秒后又奔出千万草泥马。小燕说,且不论李子柒爆表的颜值,你要把巴掌大的废园做成网红是不是太大胆了?!

  细细研判,园之称废,那是小燕的执。小燕幼习昆艺,自有那昆曲袅娜清雅的审美。

  那日,小燕看着园里仅有的四棵树,说,废园,废园。园者,姹紫嫣红呢!是的,园里杂花生树一片荒芜。那是十年前微型小说家秉方弃文从艺,弃暗投明似的投入到前景灿烂的园艺之中,我也顺带让他种了玉兰、桂花、腊梅,还有一株珊瑚。我想,待我来居时树也大了,再植花草,岂不姹紫嫣红?但是,十年后树大蔽日,岂容满园香艳。

  我对大树有一种敬畏。在乡下时,山上的大树是不许砍的,尤其是百年大树。乡人说那是有神灵的,砍不得,也移不得。

  因为我把园做得如此废,有碍观瞻,小燕送了我许多草花,有茉莉、锦葵、牵牛、蔷薇,让我尝试美丽树下的空地。然而,因了枝叶蔽空春阳徘徊,终究把需阳的花朵养得境界全无。

  其实,树下荒芜自有一番自然生成的景致。秋叶是棕色的,春草是绿色的,夏花是黄色的,冬果是红色的。当你在某一瞬间,无意地一瞥,惊见一丛花苞炫炫地开了,丝丝的白,紫紫的芯,晨开晚闭,晚闭晨开。而草也有其美妙之处,它亦开花,亦结果,只是开米粒般的花,结米粒般的果罢了。而且,秋虫振翅。自然自有大美,它自然生长,朝纳晨曦,夜吐月华,礼云雨而欣欣然向荣。在这无言的大美间,希声的大音间,会有猫猫来采风,或踱步或在斜阳里迷眼,或上树观风景。我也每在清晨坐在余荫里听鸟唱和昆笛的余音!如此的生生不息姿态万千,远胜于一片人工播撒精致的青草地和盆景园。

  如果说神力是玄言,那么,自然之力及其轨迹或宇宙的逻辑及其能量是存在的,只是我们认知有限而已。而敬天顺生,也应是人的崇高信念了。

  我遥想人心安置的凡尔赛宫和自然之力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各有美丽,但在宇宙洪荒之时,自然之力肯定是战胜人心安置的!

  艾眉瑞出生的那年,珊瑚树上结了密密的红果,那是我所见的唯一的珊瑚结果,虽然它已有三层楼之高了!艾玛出生时芭蕉竟也悬果。2017年之夏,玉兰突然大开,我觉甚妖,因为它在春之际已经开过了,果然,九五的母亲辞世!或许,这可能是偶然现象,但庄子的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思想,我是赞同的。所以,如废园之网红,自有其理,与李子柒有异曲同工之妙。(徐华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