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铅笔盒

发布:2020-06-23 11:08    来源:新民晚报

 可惜了那个塑料铅笔盒。我们都曾那么喜欢,但谁也没能真正快乐地享用它。

  那是我上小学一年级的事。

  一天下午,妈妈从西安回来,带回来不少好吃好玩的。而我最喜欢的是那只塑料铅笔盒。在此之前,我只有铁皮铅笔盒,摔来摔去,已经变形,每次打开都很费劲。有了塑料铅笔盒,妈妈买的那些好吃好玩的,对我没有了吸引力。我最喜欢的是塑料铅笔盒的开关,有一小块磁铁吸着,打开、合上,发出“吧嗒”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我把塑料铅笔盒拿到班上,很多人围了上来,他们都没有见过塑料铅笔盒,露出羡慕的表情。

  我的同学方小周也想试着打开、合上,他可能也想听听“吧嗒”的声音。我没有给他。我说:“别开了,再开,就坏了。”已经有好几个同学开开合合,让我心疼。

  我很爱惜我的铅笔盒,每天都轻轻打开,轻轻合上。虽然,我也喜欢听那个“吧嗒”的声音,我还是告诉自己,不能老开老关。

  我和方小周的关系还可以。一天下午放学,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我们两个在公路边居然扭打起来,书包也没来得及卸下。一直撕扯到路边的庄稼地里。麦苗刚漫过双脚。他用腿勾了我一下,我就倒地了。我一直紧紧缠住他。我倒了,他也倒了,压在我身上,压在我的书包上。我们两人倒地的同时,我听见了书包里有响动,我说:“坏了!坏了!”

  方小舟一听,松开了我。我爬起来,顾不上拍身上的土,急忙从书包里取出塑料铅笔盒,铅笔盒没有变形,但是,开关处的那块小磁铁掉了,吸不上了,“吧嗒”的声音没有了。

  方小周也大吃一惊,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说:“说对不起没用,你得赔我。”

  他不吱声。我说:“你如果不赔,我就到你家去找你妈。”方小周的妈妈对方小周管教很严,方小周害怕他妈妈胜过害怕他爸爸。一听说我要去他们家找他妈妈,他吓得不行,说:“我赔,我赔。”铅笔盒原价八毛八分钱。我们商量的结果,他赔我八毛钱,然后我将铅笔盒给他。

  他今天给我一毛钱,明天给我五分钱。我对他的这一做法,很不满意,我说:“你能不能一次付清?”他说:“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呢!”

  八毛钱结清后,我有点不情愿把铅笔盒给他。我和塑料铅笔盒已经有了感情,想把铅笔盒留在身边。可是,他给我的钱,我早花光了。我今天买一小袋瓜子,明天买个铅笔、本子,本来打算用他赔我的钱再买个新的塑料铅笔盒,也买不了了。

  到哪里去找八毛钱呢?我只好把塑料铅笔盒给了他。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他不敢直接问家里要那么多钱,只好今天编个理由问家里要点钱,明天再从家里偷一个两个鸡蛋卖给代销店,这些钱都给了我。那个塑料铅笔盒,他也不敢往家里拿,他怕妈妈发现后问他怎么会多一个铅笔盒,哪里来的。我把塑料铅笔盒给了他,我又用上变了形的铁制铅笔盒,也不敢跟妈妈说真实原因,我怕妈妈问塑料铅笔盒的下落。

  可惜了那个塑料铅笔盒。我们都曾那么喜欢,但谁也没能真正快乐地享用它。(孙卫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