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处之妙

发布:2020-11-04 14:32    来源:新民晚报

人活着,总要做些无为的事,惟其如此,才算不枉来人间走一趟。清代袁枚曰:“人不做无为之事,何遣有涯之生。”张岱云:“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巴尔扎克说得更直截了当:“一个毫无癖好的人,简直是魔鬼。”

  不过,一个人真心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也不容易,在当今浮躁的社会里,太多的诱惑,有时让人无法静下心来思考,时常忙于呼朋唤友,相约聚会,生怕自己在寂寞中失去了生活。

  我骨子里是个孤独的人,小时候虽有几个玩伴,上学时身边也有几个要好的同学,那也只是情趣相投、偶有来往而已,后来大家渐行渐远,彼此不再有共同的经历、共同的话题、共同的感触,很自然渐渐失去了往来的需要。跨入警营后,每年新兵入伍、老兵退伍、干部转业,迎来送往更是一茬换一茬,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有的匆匆几年,退伍返乡,偶有联络,而更多的是一别再无相见,杳无音讯。倒是职业改制后,因为职业稳定、工作相近,且又都在这个都市生活,再加上岁月的沉淀,或多或少与那些战友、同事,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友谊,但更多的是有事就联系没事各忙各的。俗语曰:距离产生美,其实约定俗成最好的友情是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我进入耳顺之年,便渐渐回归本真、孤独,并在孤单独处中逐渐了解自己。今年退休后,我做了几件事:一是清理手机电话号码、微信,尽可能缩小圈子范围;二是尽量减少交往,不主动与他人联系;三是培养个人独处,一壶茶、一本书、一场戏、一首曲、一趟旅行,消磨打发时光。

  明代刘基曾说,“夫大丈夫能左右天下者,必先左右自己。曰: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杨绛先生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我以为,灵魂注定是独行的,而独行的最佳方法,就是学会独处,平心,静心,定心地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近来曾有不少人询问我,退休后“适应吗?”“寂寞吗?”“无聊吧!”可我自己觉得每天都是忙忙碌碌、有条不紊的,上午浏览新闻行情;午后喝茶(咖啡)看书;夜幕降临,听段评弹,看看当日新闻,然后独自坐在床头灯下,打开日记本,用笔写下自己每天走来的足迹及脑际的思考。纸与笔接触之处,乃是发掘自己所处这个时代的心迹以及思索所留下的拷问,这既是告诉自己亦是激励自己。

  窗外落叶缤纷,屋内岁月静好。(许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