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钱待客

发布:2018-10-16 20:05    来源:新民晚报

当今的餐饮真是没话说,只要花钱,没有吃不到的美食。朋友老K因为儿子办企业得法,请我们几个老朋友吃饭。人不多,四个人,光是四份鲍鱼、一尾野鳜鱼、四只大闸蟹、一个清溪水花鳖,加上一瓶五粮液,花费千元以上。我左手执叉,右手持刀,一面切好鲍鱼,一面将白饭倒入盆内,用叉子拌啊拌的……思绪不禁飞回到40年前我请他们客的那次情形。

那是春节后不久的某天,有人带口信说,过几天老K他们三人要来我家玩,顺便吃午饭。当时,我被分配在丝厂当送茧工,每月工资才几十元,上有老,下有小,加上刚过完春节,年货已尽,囊中羞涩,仅剩下三元钱,如何能招待好这几位饕餮之徒呢?当晚心事重重,辗转反侧,想到“一人肚里没有两人主意”,第二天便去拜访了有点亲戚关系的大厨李子红。

当老李知晓来历后,便问我口袋里有多少钱?答三元;家里还有什么“底货”?我说只有一盆剩下的“八宝饭”。他说:“好办!三元钱待客有余。”随即面授机宜如此这般吩咐一番,叮嘱我切记切记。我忐忑不安地按吩咐采办了一条草鱼、两斤猪肉、三个鸡蛋、四角钱青菜以及辅料,花去三元钱不到,配齐了五样小菜:“一鱼两吃”——炒头尾、美味鱼羹;用一斤六两猪肉“细切粗斩”做成12个油氽肉饼,另四两鲜肉切丝、过油,加辅料炒成“鱼香肉丝”;还有“香菇青菜”,加上原有的“八宝饭”,总计六个菜。

当年,老K他们以及我自己正值青壮年,胃口特大,个个都是“薄皮棺材大膛子”,然而就是这六个菜,加上一瓶“老白干”,竟然对付得绰绰有余。其关键则在于老李所面授的“上菜顺序”之中。

四人落座已近12点钟,饥肠辘辘,先上一大盆“八宝饭”,老K他们只觉得香糯油甜,此起彼落,狼吞虎咽,一扫而光,肚子已填下了三成;继而是回氽过的12个肉饼,变甜为咸,香脆松油,人人胃口大开,肚饱达到六成;第三道菜是“美味鱼羹”,俗称“假蟹粉”,内有鱼肉、鸡蛋、醋姜,重在勾芡,美不胜收,大家连吃两小碗,待腹内的干货膨胀,肚子已基本饱和。此后,香菇菜心、鱼香肉丝上来后,吞吃速度明显下降;待最后一大盆李氏嫡传的“烩头尾”上桌,个个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变得十分斯文,谈谈说说,竟不动筷子仅闻香气而已。这顿饭吃得大家连喊过瘾,酒足饭饱,打嗝而归。

“老张,怎么不吃菜?”老K的提醒拉回了我遐想的思绪,前后对比,心感内疚,不觉脸泛红晕,幸有五粮液帮忙掩盖着。(张志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