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线之旅

发布:2020-07-30 23:50    来源:新民晚报社区版·江南都市

心随线走,爱随心走。万里疆土,渺小如沙。激荡半月,豪情如我……

从说去拉萨、去珠峰,到真的出发不过只花费三天的时间,这次说走就走的旅程却走过了万里疆土,G318也从开始走到了直抵心处!

我的川藏之旅是从成都的小酒馆门口的玉林路开始,一首《成都》,让我一直听了好几年,循环了几百遍,听着听着,就有点曾经沧海的落寞,往事虽能倒背如流,却也开始举杯怀旧。现在,小酒馆里的赵雷走了,但我好像还能看见他献唱的身影:“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余路还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

“花看半开时,酒饮微醉处。”从小酒馆中走出的微醉,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家住七宝老街的小茉莉,我们有着太多次的不期而遇,又有着太多次的不辞而别,痛后而放的感觉,像极限运动之后,死而复生的酣畅淋漓……

我和小茉莉从小学到初中、高中,从朝云到暮雨,从春来至秋往,小茉莉笑如桃花开,泪似梨花落,我们一惊一乍的过往,打打闹闹的从前,分分合合的故事,到最终各奔东西、重回人海。此时此刻,我却情不自禁地闪烁过一幕幕刻骨铭心的往事……

不管是小酒馆成全了赵雷,还是赵雷成全了小酒馆,这种一去不返的伤感,总是令人惆怅。我专注于那种淡淡的、莫名的忧伤,此刻我虽是一个顾客,却分明就是昔日的赵雷,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看着人来人往,我想起从前的我们,就像风对云说“你好!”,就像毕业的时候我对着小茉莉说“再见”,小茉莉头也不回地回到上海,又杳无音信地去了异国他乡……想到这里,我对玉林路挥一挥手,头也不回地背起行囊,开始一场与自己搏斗的旅程,向8800多米的高峰决然而去。

车子盘旋在山路上颠簸,一路风景却异常绚烂,行走在9月,我莫名的感慨:既然选择了远方,我知道一定崎岖而坎坷,既然选择了目标,纵然会异常艰辛或徒劳,我还是会义无反顾,选择那路的尽头。

来到川藏线,这里晚上的冷和白天的温度,形成了变幻莫测的两极。天上盛开的星星是多么美丽的绽放,像万亿颗宝石嵌在天穹,如果在这里进行一场盛大的表白,一辈子最浪漫的事也不过是如此啊!

看多了感情剧,我对苏州无趣的星空,大脑常常因此而短路,但到了这里,脑里都是天马行空,情感的释放和恢复自然,是那么强烈和澎湃。

秋天的叶还像在春天里,年轻的心思,看着一路上朝拜者的虔诚。我的高反显得那么小。同行的姐姐跟我打趣说:“我怀里的藏红花液,你喝上一口会好很多。”我接过藏红花液一吸而尽,饮下这治疗高反的有效药物,在迷迷糊糊地半醉半醒进入了梦境。苏州城到珠穆朗玛,海平面到万米高空,暗夜里到灿烂天穹,童话世界一样巡回往返……

最终在僧人的诵经中醒来,眼前布满了红色的房子,散落在山岚中,像是上天的馈赠,不禁让人为之震撼。走进佛学院,人头簇动的僧人手中拿着转经筒,他们的口中吟诵着佛经,他们有的人头发花白但脸上看不出一丝岁月带来的皱纹,看见的无一不是虔诚之心,我的心跟着佛经声在云端缓缓地变成了云,化成了雨,变成了雪,忘却伤、忘却痛,原来这放空的旅途,是忘却尘世困境的良药。

高反表现时隐时现,特别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时刻,身体在和高反搏斗中,我的脑海里又情不自禁地浮现着过往的点点滴滴,像大海的波涛,浅吻着沙滩,又缓缓地退去……

窗外的风吹在玻璃上吱吱作响,但我的心中有个声音,迫使我急切地在纸上写下来,画下来。“以梦为马,莫负韶华”,带着内心的苦楚,带上满身的憧憬,半睡半醒之间来回切换着现实和看到的梦境。

我习惯了南方的冬天就算真的冷也没有几天,下雪时分不管像基因中喜欢雪的哈士奇,还是未曾见过雪的孩子都对与洁白覆盖人间有着无限地欢喜。高山上的积雪,让我像一个天真的孩子,咿咿呀呀地喊叫之外,表达不出心里的情感之言。

当车辆穿过辽阔原野之上,金黄的油菜花盛开在远处,路过的龙灯草原、塔公草原,远眺牧民们驱赶牛羊逐水草而居,还有沿途的雪山、大河,人文的建筑,堪称川藏线的一绝,大自然赋予藏区美丽的景色,让我早已分不出春夏秋冬的季节。

晚饭时候,好客的店家拿出了一道又一道菜并且不断地报着自创的菜名。喝酒唱歌是川藏之旅的必修课。

窗外的星空是巨大的人海茫茫,眨巴着无数双闪闪发亮的眼睛,他们只为天上的一弯明月舞蹈。窗内热气沸腾,歌声阵阵。我手舞足蹈,庆贺高反的消失,举杯邀起了明月,半醉之间哼起了歌谣:“春风吹呀吹吹入我心扉/想念你的心怦怦跳不能入睡/为何你呀你不懂落花的有意/只能望着窗外的明月/月儿高高挂弯弯的像你的眉/想念你的心只许前进不许退/我说你呀你可知流水非无情/带你飘向天上的宫阙……”

回到房间又开始我一路所见的记录,然而我带去的走液笔直接损坏,也许走液笔也是高海拔引起了高反,竟然不能使用。

店主怕我喝醉,好心地来敲门,“你还好吧?

“谢谢,我没事,我只是有些不会喝酒。店家你有笔么?我想写点什么但我的笔好像不听使唤了。”

店主跑下楼,气喘吁吁地亲自送了支笔,“好好写,记得把我写进去!”

店主满脸沧桑,一身豪情,早已印在了我心里,看着他向我挥手告别,还不忘星星一样眨了一下眼睛,我也向他回了一个心有灵犀的眼神。

我内心满满地被这万里疆域的人和景深深地撼动了……

醒来,我打开窗户,天光大亮,山上的雾气升腾,白茫茫的这片云雾宛如是大自然对我的问候。

一股凉气破窗而来,昨晚上的热气腾腾的热闹早已消失,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赶紧从行李箱中找到外套套在身上,拉上拉链,下楼跟着大家一起吃早饭。店家拿来了一壶酥油茶:“接下来你们就要去往上面挑战接一座座高山,我衷心地祝福你们好运。”

说完,店主走过来和我击掌鼓励,笃定地说:“当然川藏线不只是挑战也有最美的风景线。我知道你不怎么喝酒,那我就以酥油茶代替酒权当为你们钱行了!”

尽管这里的寒冬一来就是大半年,零下三十几摄氏度就像是家常便饭,但这里的人们脸上却一直洋溢着笑容,纵然缺乏足够的物质生活,但至少他们的精神生活是富足的,与其说他们的生活是在跟大自然搏斗,不如说是在跟大自然和平共处,动物也在漫长岁月中自身改变着自身去适应这里的环境。

人生一辈子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一些在城市中寻找的不过是人生的浮云,世俗的眼睛照不亮去前方的路,人生全靠一场场拙劣的演技和带着虚伪的面具,但只有在这里,我才发现了失去了很多年的真实,还有撼动我灵魂深处的那份敬畏。

白天之路总是那么美好。越野车强大的动能,行驶在草地上飞驰。我就像那个傻郭靖一样看着那卓玛弯下身,充满爱心地喂着土拨鼠。我忍不住地喊停,跳下车掏出一盒饼干,递给那个年幼的卓玛。土拨鼠好像闻到了我那饼干的香味,都从洞里探头探脑地张望着,可爱地用鼻子嗅着,爱心使然,同行的人都跳下车来喂土拨鼠。我的高反也奇迹般好转,哼唱起了仓央嘉措的《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今生与你相见。”

星光无限灿烂,大地无限缤纷。所有语言的障碍,都在高反中,笑为英雄……

“你还好吧?没事吧——”一路上,每天早上店主都会好心地来敲门,看看我的情况:“要坚持哦。”十八岁是那么年轻,总能得到很多人的关怀。

在老乡的言语中,我知道了前方的路一定是充满了更多的挑战,包括高反一定会卷土重来,但那又算什么呢?事实确实如此,后来我走过了尼洋河腹地,徜徉在花海,忘却了尘世,途中的雪山,清溪、以及绿油油的青稞田,还有那十步一树,一树一景,一幅藏东南风光尽收眼底。雪山下沿着蜿蜒绿水的雅鲁藏布江前往派镇索松村。入住雪山下的网红酒店,喝着红酒,望着雪山,那份超然世外的感情,让我变得更加坚强。

川藏线上,满眼尽是“在世间自有山比此山更高”,心上都是那忘却红尘,绝尘而走的洒脱,有的是抒不完人生的苦短,有的是写不尽人生的美景。我知道,人这一辈子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世俗的眼睛照不亮去往前方的路……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