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又逢春烟雨画江南

发布:2020-03-15 20:04    来源:江南都市

惊蛰天,雨断断续续下着,倏忽又放了晴,俨然一副春日的怪脾气。好在镇上的凡常随了风月心情,无论晴雨大抵都是好时候。
遑论下雨天的周庄水色各染,成了诗,成了画,韵味更甚。
一千年前下过的雨,如今依然在下。
江南又逢春,日子恒常。
前几日雨一直下,淅淅沥沥落上一夜,到了天明,路上尽是些零落的花瓣,仿佛昨儿天上落的不是雨,是花。想来窗户要常打开,这样花瓣雨才能打进来......
玉兰在枝头开得满不在乎,见得惯柴米油盐的世俗烟火,也经得起诗词书画的熏陶冶染,能接得住东西南北的风尘仆仆......便是雨打珠落下了枝头,不问来由,不问归处,各自别去。
花叶不相见,不为因果,最是得法。
青瓦白墙,屋檐漱漱,白雨成行。
覆有草庐的一侧最妙,落一场雨,把茅草挂满晶莹的水珠子。再等雨后初霁时的阳光一打,就是一番好景致。
两岸人家接驳画檐,老船河岸打着哈欠,看垂柳舞再三,卷香风十里珠帘,有铜铃在猫的脖子上响起,酒旗儿风外飐......
擎一把油纸伞从桥上过,盼着也能逢上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当真羡煞旁人!
沿着石桥旧巷走几遍,踏过蜿蜒石板路便到人间。
湿漉漉的日子,听着干燥的木柴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烟火升腾起是从头到脚的熨帖舒爽。
以前想明白的事儿,现在不急着明白了。与其做个诗人,现在觉得不如活在诗里。
贪恋桌上家常话暖,不顾减肥任重多添一碗。等雨从云头里跑过来,飘得到处都是,就烹一壶茶。
想起郑板桥有一茶联:「汲来江水烹新茗,买尽青山当画屏」,于此处确有几分贴切。
如果下雨的时候坐在院子里,听雨打在屋檐上树叶上花瓣上的声音,连耳朵都干净起来。
兴致来了煎茶煮雨,闲敲棋子,与东风看落花,满庭春意无人扫,少不了能悟得月如何缺,天如何老。
由来觉得烟雨朦胧时,住进有木头香气的房子最为应景。被雨打湿的空气凉凉地浸透到肺里,又蔓延到全身,和着木头香气把五脏六腑都洗了个明白。
所以村舍俨然,其中真谛。
弦月之下一灯如豆,一朵花开,一场雨来。门前几树老白梅,花阶下茶寮一方,对饮成三人,不知时辰几何。
镇上何所有,江南多烟雨;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你来,我与你去看。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