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玉成诗 弦歌入神 程磊玉雕艺术展苏博开展

发布:2020-11-15 16:35    来源:新民晚报社区版·江南都市

“磊”玉成诗 弦歌入神

程磊玉雕艺术展苏博开展

玉,石之美者。其本身不过是冰冷的石头,但经过玉雕师的双手,让设计和石头完美结合,变换了形式,赋予了灵魂,这块石头便活了起来。晚秋时节,“苏艺天工大师系列展览”迎来了最后一位“苏工玉雕大师”,程磊玉雕艺术展于2020年11月5日起,在苏州博物馆忠王府楠木厅展出。

苏州治玉源远流长。早在新石器时代,吴地就已有琢玉工艺,发展至明清两代达到鼎盛。“苏工”玉雕更是以其“小、巧、精、灵”闻名全国。“良玉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彼时苏州玉雕的行业地位可见一斑。在新时代的发展中,“苏工”玉雕继承传统,推陈出新,融合了多种现代的新元素,线条简繁有度、刚柔结合、婉转流畅,难以寻到雕琢的痕迹。

程磊是苏工玉雕行业中唯一一位女性国家级大师。在苏州这样温润的风土和人文中成长和生活,江南文化的气息融于程磊的一呼一吸,温婉静美,而又率真随性,也正是借着这性子,硬是在男性主导的玉雕圈拼出了一席之地,留下了一抹妩媚的身影。从艺三十年来,在不断沿袭、传承“苏工技艺”的同时,以女性独特的视角和敏锐的感知力,对玉雕的艺术语言进行了不懈的探索和创新。“在灵魂上继承、在形式上创新!”这是程磊作为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玉雕代表性传承人秉持的理念。

从事玉雕创作三十余年,程磊始终秉持“发现美、创造美、体现美”的宗旨和信念。她传承了中国玉雕博大精深的工艺技法和设计理念,又将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美学艺术融为一体——简洁、淡雅、细腻、清丽。她的作品从不刻意地去诉说、去呐喊,而是带着闲适的、玩乐的心态去创作。或许只是无意间目睹的小情小景,某种情愫便呼之欲出,自然而然地就成就了一件作品。在她的身上,我们能够看到一位江南女性通过玉雕作品来诠释对玉、对苏州情调的别样领悟。

这次展览共展出程磊大师的57件作品,这些作品体现了“苏工玉雕”技艺中“巧思、巧色、巧设”的工艺特色,既保留材质本身的自然特点,又赋予了细巧、精美的雕工。在题材选择上“因玉施工”,把传统与现代相结合、口彩和情节相结合,让每件作品“因色、因形、因味”,不说话也能“讲故事”。

石之坚 心之柔

 

她的名字叫做“磊”,女性很少有用这么“坚硬”的名字的,就如同玉雕行业中女性亦较少见一样。巧了,她叫程磊,正与石有天然之缘。

1989年,18岁的程磊从苏州工艺美术学校玉雕班毕业,当年一起就读的10位女生,坚持治玉生涯的,唯程磊一人。幼喜书画,毕业后进入苏州玉雕厂,后师从张明玉先生精进。

她说,“玉雕这行女生少的原因可能也和魄力和眼光有关,要知道,每次进货都是十几万甚至上百万元的进出,没有一定的心理承受力和眼光,是成不了事的。”1998年,她一个人跑到朱家园向新疆人买料,第一批料花了4万多元,之后一个人跑市场,亏掉是常有的,不过程磊骨子里就是不服输,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放弃。

2001年她开创了自己的工作室,条件艰苦,租一间废弃的沙发厂房,下雨天拿着锅碗瓢盆接雨,但她默默地努力着,十年磨一剑,这份坚持终于赢得了回报,多件作品获“子冈杯”金奖。

玉石雕刻从来不是凭花拳绣腿就能糊弄过去的行当,种种苦楚程磊一一承受过来。这些个年头,粗砺了双手,却温润了岁月。

这份温润一方面是地域的特质,另一方面是玉石的契合。柔软若水的城市气质养育了温婉的苏州女子,生于斯长于斯的程磊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灵气,与玉石暗合。

程磊偏爱传统文化,但她也会结合西方美学,将属于时代的新元素、理念融入到玉雕作品中去,把江南的诗意情怀藏进玉器中,赋予玉雕一种姑苏式的美学内涵。春花、夏语、秋叶、冬雪,偶然在书上捕捉到的字眼,瞬间成为一种灵感,映射到玉雕上,苏式镂空花窗、简约洒脱的线条,构成一幅《姑苏图》。

这是苏州女子眼中的四季,也是女性玉雕师眼中的四季,诗情而画意,细腻而多情。2010年,程磊的作品《姑苏图》一举揽下了中国玉石雕刻“子冈杯”金奖和中国玉石雕刻“天工奖”银奖。在业界看来,她的这组套牌作品,让江南四时之景在其中悄然流转,一景一物记录着时光的流逝,一刀一笔诉说着江南的风姿,极具个人特色。

程磊从不掩饰自己是苏州人的自豪之情,镂空花窗、丝竹琴弦、堂前归燕、春华秋实……每一种精致生活的剪影都有一种美的触动,激发人的创作欲望。就如同她钟情白玉,擅长用最纯粹的方式来展现玉石的自然美,但她也会尝试其他可能,用不同的玉石特征,达到不同的美感。“要以一种综合化的视角诠释玉器的美,这种美不是傲然孤立的,它可以和人贴得很近。”

玉之润 意之远

 

观赏程磊的玉雕作品,能充分感受到苏派玉雕线条简洁、刀法精妙、主题鲜明、生态生动、细巧玲珑等优点。

程磊的玉雕作品在构思上追求原料与主题的协调统一,突出美玉的温润,给人以浑然天趣之美感,有着独特的艺术魅力。她的各个作品系列从横向来看囊括不同品类,而在纵向上,题材内容与精神意蕴则一直延续了江南文化的表达。

江南文化有其独特的审美趣味。从古至今滋养出很多文学艺术大家,从他们的创作中可以感受到很鲜明的江南文化风格,玉雕艺术也是如此。苏州玉雕之所以成为中国玉雕史上一个重要的地域流派,技法也好,风格也罢,最终要落脚于这片文化沃土上。

对程磊来说,江南文化已经变成一种习以为常的气息。创作时,江南题材、元素都是信手捏来的,源于自然而然的生发。

比如将古琴的造型融入镇纸中,令人耳目一新;同时应和了墨与纸的色泽,巧妙地融入书写情境中。试想,燃一炉香,展卷,研磨,沉心入定,下笔有神;一对镇纸静默在侧,两相映照,完美和谐。

日常生活给予创作的灵感无处不在。日本的茶器做得相当精美,爱喝茶的程磊认为玉雕也可拿来发挥。有一件茶荷以碧玉琢成,壁薄透光,绿意清雅,沁人心脾,呈现出极简的美学风格。

程磊很多作品都呈现出姑苏特色与女性韵味,譬如《隰华素心》,用的是寻常青花润玉,难为其素黛天然,一黑一白,甚是和谐,黑中留白处巧雕莲花一朵,娴雅素心,是为玉莲镇纸,引来无数关注。

温润而泽,澧兰沅芷。“我要去讲述的文化,就像花的香味一样,当你静下心来,能真切体会到它的存在,它和你亲密相处,和你融为一体,它的气息让你熟悉、安心,并且引以为傲。”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