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博:黄金为尚特展 黄金的历史 风尚与交流

发布:2020-10-15 09:56    来源:新民晚报社区版·江南都市

苏博:黄金为尚特展

黄金的历史

风尚与交流

穿过主入口几何形块面,便看到序厅展现的黄金在历史长河中激起的涟漪;再经过站立在走廊两侧的金马,便看到一片灿灿的星光。双节期间最“贵”最酷炫的文物大展,在苏州博物馆粲然开幕。

黄金,在人类历史与古代传说中,总和权势、财富相关联。数千年前,它就已为人类所用,那时文字尚未萌芽,它的珍贵却已被口耳相传。时至今日,在全世界范围内,黄金仍是衡量经济与显示财富的主要标尺之一。

9月29日,苏州博物馆举办“黄金为尚:历史 ·风尚 ·交流”特展开幕式暨学术研讨会。本次展览由苏州博物馆与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联合主办,特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副馆长许晓东教授担任策展人,展期至2020年12月16日。

展览汇集了98件/套珍贵文物及当代黄金艺术品1件,全面展示了中国黄金工艺的历史,诠释黄金艺术风尚,呈现金器发展的多元面貌。地域的不同、时代的变迁都带来黄金艺术在不同族群、不同时期地位、面貌的差异,通过此次展览不仅可管窥文明进程、社会风尚之一斑,亦可增进对本土文化多样性的认识。

千载以上,南朝沈约就有“逝川无待,黄金难化”之说。再上溯千数百年,《尚书 ·禹贡》中已有“厥贡惟金三品”的记载,足见夏商时期,黄金与银、铜就已贵为贡品。近年中国境内考古发现有三千年前的黄金饰品,自然是此说最好的注脚。其实,进入青铜时代,黄金的提炼技术已臻成熟。《尔雅 ·释器》有云:“黄金谓之璗,其美者谓之鏐。白金谓之银,其美者谓之镣。”所谓“美”的标准,可能指纯净度而言。

黄金既美而不朽,却稀缺而难得。因此,中国古代黄金所制罕见巨器,往往多为小件或饰品,或与白银、青铜等结合使用。《诗经》里“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描绘的金罍,一般认为并非纯金制品,而是装饰黄金的青铜盛酒器。现代作为黄金简称的“金”,在古代并不专指黄金,而是泛指金属。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就说“金,五色金也”,而以“黄为之长。久埋不生衣,百炼不轻,从革不违。西方之行”,以致于汉武轻信方士李少君之言,以黄金为饮食器则益寿。从汉到唐数百年间,草原文明、异域文化伴着民族融合、贸易交流而影响金器风格,所出形制与纹饰令人叹未曾有。不过,显贵们依然迷信长生之说,日常所用器物多以金银为之。宋明以降,上自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对黄金的使用益加广泛,其制作工艺愈精且细。传统使用的锤鍱与铸造,珠化与金丝,贴金、错金与鎏金等工艺,由一代代工匠心手相传,发扬光大,影响至今。

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分别以一句诗作为小标题——以历史(沙中浪底爱寻踪)、风尚(巧取仙葩为宝钿)、交流(胡汉东西此共融)为线索,全面展示了中国黄金工艺的历史,诠释黄金艺术风尚,呈现金器发展的多元面貌。

第一部分“沙中浪底爱寻踪——中国黄金制品的历史”,展示中国古代黄金艺术最早出现于北方,在青铜礼器主导的礼制没落以后,黄金才成为彰显身份等级的金属。在距今4500-3000年的三星堆文化时期,人们就用金箔进行装饰,这些装饰使器物倍添庄严神圣。展柜里面根据历史的主题搭配了灵动的山形背景,放大镜的角度很特别,里面的小金印闪闪发光。唐代是中国古代黄金艺术的高峰,这个时候的金银器开始显现出中华民族的艺术特色,华风汉韵成为主流。

第二部分“胡汉东西此共融——中国金饰的外来影响”,展示中国与罗马、波斯、巴克特里亚、粟特等地区黄金艺术的交流始于战汉,活跃于南北朝,繁荣于隋唐。域外输入的金银器以北朝、隋最为多见,包括金银钱币、器皿、首饰等。配合器物的展陈,展柜背景中多了许多西域风格的装饰,拱门与若隐若现的星光,映衬出金银器的华贵璀璨。

第三部分“巧取仙葩为宝钿——中国古代黄金工艺”,黄金由于其华美、耐腐蚀的特点成为装饰器物的理想材料,又由于质地柔软、延展性好,发展出了许多的装饰工艺,不论是锤鍱、铸造这样的成形工艺,还是珠化、金丝等一系列的细金工艺,都可以打造出华美精致的金器。同时,金也适合附饰在其他材质的表面,一方面可以节省如此贵重的材料,另一方面给它所附的器物进行了防护,所以贴金、错金与鎏金等等用于黄金附饰的技术也开始产生和应用。

此次展览由许晓东教授精心策划,通过梳理黄金制品历史、追溯外来文化影响、探索古代黄金工艺,全面展示中国古代黄金的历史。展览能够成功举办,离不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的学术支持,同时还得到了山西博物院、内蒙古博物院、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云南省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同市博物馆、鄂尔多斯青铜器博物馆、南京市博物总馆、徐州博物馆、扬州博物馆、镇江博物馆、无锡博物院、洛阳博物馆、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西安博物院、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法门寺博物馆、茂陵博物馆、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博物馆、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博物馆、江阴市博物馆、常州市武进区博物馆、苏州市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大力帮助。

为配合展览,苏州博物馆正在陆续推出系列学术讲座、艺术课程等多项特展专属活动,将展览学术性与普及性融合,与观众共同探索、感受数千年来中国黄金艺术的魅力。

有这么一种说法:金元素的形成,一是通过超大型恒星的绚烂爆炸时诞生;二是在两颗互相吸引的中子星触碰的瞬间形成。它们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中漂流,偶然才落到地球上。

于今欲窥人类文明的演进,黄金的使用史无疑是一条最耀眼的线索。它精彩的身影,纵贯上下五千年,横跨欧亚大陆,更囊括四大文明古国,堪称文明之光。历经千百年,多数鲜艳夺目的文明遗物,或经风霜洗礼,或遭水土侵蚀,或沉薶于地下,昔日的容光或黯淡、或腐烂、或朽化,如川逝水,一去不返,令人叹惋。三代以上古物,能传之不朽且依然光彩照人者无它,唯有黄金。

因此,橱窗里闪烁着温暖光泽的金项链,是亘古恒星们在重现余晖,而不是俗气。数千年前,人类就发现了这种金属的魅力,即使是在文字尚未萌芽的时代,它的珍贵就已经被口耳相传。从人类文明演进的脉络中窥探,黄金的使用史无疑是一条最耀眼的线索。

 

 

阅读排行